欢迎访问绵阳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中民投:成也董文标 败也董文标

时间: 2019-02-25 18:00:13 | 来源: 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 阅读:

中民投:成也董文标,败也董文标

来源:今晚财讯

米娜

编辑|周维

2019年初,在北京凛冽的寒风中,已经从中民投董事局主席离任的董文标,亲自去拜访了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

他希望中民投与中信集团在借款或出售资产上能展开合作,以纾解中民投目前的困局。

1月29日的中民投30亿违约事件,震惊了整个债券市场,也将中民投的危机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

一位接近中民投的知情人士向《今晚财讯》透露,董文标并没有真正离开,大的事情他仍在管,也依然在为中民投四处奔波筹划。

事实上,2018年处在离任关口上的董文标,还曾经亲自去找前东家民生银行借款给中民投。他本来想借50亿元,最终民生银行只借了30多亿元。

恍惚之间,中民投已从巅峰坠落。也在一夜之间,董文标尝遍人情冷暖。

股东开始维权

2014年,被称为“灵魂人物”的前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搭台组建中国民生投资集团(简称“中民投”)时,一时之间追捧者云集。

史玉柱、孙为民、卢志强、左宗申等59位民营企业家纷纷出资,成立了这家全国工商联牵头、注册资本达500亿元的“民企航母”。当然,这一切也与董文标在民生银行近20年间与这些民企大佬之间的互帮互助分不开。

时至今日,仍有中民投离职员工向《今晚财讯》感叹:“最开始时,大家是信心爆棚的。至少2015年6月份之前,都挺开心。第一年就盈利了60亿元。”

2018年10月,董文标宣布离任董事局主席,由中民投总裁李怀珍接任该职务。但对于董文标来说,转身抽离却是一件似易实难之事。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毕竟很多民企老板看的是董老板的面子,是因为他,大家才拿出钱凑份子加入了中民投,董老板之前在圈内的口碑一直不错。但事到如今,中民投不仅辜负了众多股东的信任,对他个人品牌也是很大的伤害。”

随着董文标的离去,一些大佬级人物亦先后退出中民投董事局,比如泛海系的卢志强、巨人的史玉柱、工商联副主席茅永红、包商银行董事长李镇西等。

2月11日,正大集团副董事长杨小平正式出任中民投董事局联席主席。据《今晚财讯》了解,此时杨小平被推出来救火,是来自股东层的授意。

“经营业绩这么差,很多股东对现在的管理层不满。杨小平以前帮助中民投引进过战略投资者,所以希望他来摸底公司,并帮忙引新的战略投资者进来。”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之所以会选择杨小平,除了他是中民投董事局成员,更主要的是他的资历和能力是各方都是比较能接受的。据了解,正大集团通过正大光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在中民投投资了10亿元,持股约为2%。

从一开始,为了有利于职业经理人掌控公司,不受股东干扰。中民投邀请各企业入股时就规定,股东持股比例最高不超过2%,即10亿元。截至2018年10月10日,中民投共有63位股东,绝大部分都是全国各地的民营企业,实收资本409.46亿元。

但这个模式的问题在于,一旦职业经理人失控,如此分散的股权,谁来对这个公司负责?

《今晚财讯》了解到,对于大部分股东而言,在中民投的投资仍属于巨亏状态。中民投从2014年成立至今4年多,仅在2015年底和2016年底为股东分了红,均为10%,即10亿投资通过分红共收回了2亿元。而董文标初到中民投时,曾向股东许诺“三年就能回本”。

而当中民投遇到危机时,各位股东的意见也并不一致。一些提前感觉到危机的股东,早就采取了行动。

2016年,中民投通过旗下的上置集团分别斥资7.5亿元、2.9亿元收购了伦敦法兴银行总部大楼与伦敦金融城的Cazenove总部大楼。

“这两栋大楼也早被抵押给了一个中民投的股东史英文,他是荣和集团的董事长。”上述知情人士对《今晚财讯》表示。

刚刚过去的猪年春节,中民投很多员工没有拿到2018年的年终奖。“现在子公司走的人比较多,中民投集团走的相对少一些。”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对于近期离开的离职员工而言,更大的问题在于,手中购买的大量中民投股票该怎么处理?

按照中民投公司内部的政策,从2017年到2018年,公司陆续要求员工花钱购买公司股票,购买的内部员工价为1元10股。而员工离开公司时,可以申请让公司回购自己持有的公司股票。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中民投一些离职员工发现离职时申请公司回购股票,公司已经难以兑现了,甚至有员工为此闹到董文标处。

董文标的班底

董文标在担任中民投董事局主席期间,曾多次陷入各种传闻之中,包括涉及安邦、明天系等调查的传闻。

“他很多精力都被这些事牵扯掉了,事实上他又没事。他在个人能力上是很强的,但被各种利益关系牵扯,需要去帮助协助调查,导致没有太多时间静下心真正去做企业。”一位接近董文标的内部人士对《今晚财讯》表示,同时,银行出来的人并不真正懂投资,“银行人投资看下限、风格保守、喜欢做大规模”。

董文标的得力助手李光荣在2018年4月因涉嫌行贿罪,被湖南长沙市望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李光荣通过特华投资仍持有中民投2%的股份,也是华安保险和华安资管董事长。资料显示,李光荣曾任中民投执行董事、董事会咨询委员会主席。

“李光荣在的时候,他会帮董老板管理一些中民投国内业务,董老板则在海外跑,但后来他出事了。”上述内部人士表示。事实上,早在2017年年初,董文标就萌生了退意。“他跟身边很多人说他想退,但工商联包括股东都不愿他走,因为中民投已经砸了个大坑,大家没法收场。”

直到2017年底,董文标才卸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职位。2018年10月15日,中民投进行了董事会换届。会上,时年61岁的董文标宣布退休,李怀珍接任。

在董文标搭建的中民投团队里,核心班底主要有两大类人:一是他的河南老乡,二是他在民生银行的老部下。

李怀珍和吕本献都是董文标的河南老乡和老部下。“李怀珍与董文标还是同学,同寝室上下铺关系,都是河南银行学校1977级的学生”,上述内部人士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李怀珍之前多年在政府体制内工作,曾先后任中国人民银行郑州分行行长、山东银监局副局长、银监会财会部主任等。2012年4月,李怀珍任民生银行监事会副主席。而中民投现任总裁吕本献,董文标就任交通银行郑州分行行长时,吕本献是他的秘书。

虽然李怀珍自中民投成立之初即出任总裁,但内部人士表示:“李怀珍在民生银行时,资历浅,银行人对他不是很上心。到了中民投,底下也有很多人不服他。”

2018年下半年,作为中民投董事局主席的李怀珍也曾去找民生银行借款,但民生银行没有买账。

“注重关系和熟人,一开始就没有搭建起强有力的核心管理团队”,被内部人认为是董文标的一大失误。

子公司乱局

董文标管理中民投及旗下公司的方式,是国际金融集团通用的“放养式”,同时采用“重奖勇夫”的激励措施。据《国际金融报》报道,中民投集团一般只管旗下子公司的董事长、CEO、CFO,其他的都不管。

但问题在于,中民投集团还要求子公司各成一体、自负盈亏。

“集团想把子公司的钱都收回来,子公司为了让自己活下去,需要藏着钱(隐藏盈利),这导致集团与子公司之间内部斗争很激烈。”上述内部人士对《今晚财讯》称,这种内部斗争的结果是,有的子公司就发生了大量的关联交易,互相输送利益,最后中民投就当了冤大头。尽管集团禁止这种关联交易的发生,但子公司仍采取了很多办法来规避。

截至2017年6月末,中民投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的主要子公司有:中民未来、中民投资本、中民嘉业、民生资管(已更名为中民亚洲)、中民新能、中民通航、中民国际资本、佳渡置业、中民筑友、董嘉置业、中民国际控股、中民华恒、中民国际融资租赁、中民筑友科技、上置集团、中国民生金控、思诺国际保险、亿达中国等。

国内主流投资基金的存续期大都是“5+2”(基金的投资封闭期5年,退出期2年),出资人的资金不得在5年内退出。但中民投的资金来源却主要来自银行贷款、债券、信托、理财资金等,其中有大量短期融资。

“4年内,就成立了几十家子公司、孙公司,又大量布局回报周期较长的房地产、光伏、融资租赁等业务,管理混乱、短债长投导致债务危机爆发。”上述内部人士称。

2018年10月29日,李怀珍刚接手中民投董事局主席不久,印尼狮航(Lion Air)一架载有189人的客机坠毁,震惊世界。印尼狮航网站资料显示,该机由中民投航空融资租赁有限公司购买并租赁给印尼狮航,2018年7月30日首飞,8月13日交付,机龄只有3个月。

然而,即使子公司出现了如此重大的事故,最终此事该由谁来负责,几个月过去了,中民投一直没能给出说法。

中民投从成立之初,就紧密依靠政府关系,定位在投基础设施和获得国家政策支持上。董文标则将中民投比喻为全国工商联的小儿子。

上述中民投内部人士称,中民投很多人是从政府跳槽出来的。“在管理上,还是国企银行那一套,注重层级、官威重,看重关系,有子公司的人来了啥也不干,也能拿到很高的钱。”

“中民投很多领导去周边地区,都是政府大员出面对接签约。中民投会迎合地方政府去投资一些项目,但很多话最后都成了空头支票,后面没兑现,导致地方上的意见也很大。”上述内部人士称。

两头不讨好?

2017年6月,中民新能旗下中民新光推出“S2B模式”的中民智荟平台,推出了分布式光伏项目。

“当时每个投资者投了六七十万用来做保证金,杭州有几百户居民投资了。这事还在解决中,有当地投资者还曾去中民投公司门口堵着要账。”上述内部人士称。

除了分布式光伏项目,早在2016年,中民投就准备出售旗下子公司中民新能投资位于宁夏(盐池)的单体光伏电站。“当时刚刚做了不到一年,最后价格就差了一到两毛(折算的股价)没卖成,之后留在手里成了包袱。”上述内部人士称。

宁夏光伏项目,是中民投成立之初上马的。按照中民投最初的规划,计划在3-5年内,在宁夏投资建设3GW-5GW光伏发电项目,总投资300亿元-500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单体光伏电站。

但《今晚财讯》从山东一家光伏新能源负责人处获悉,中民投宁夏电站项目实际建设了1.1G瓦,投资了约100亿元。电站如今拿到政府补贴并顺利并网的大约为380MW,还有约800MW没有拿到并网指标,现在还在宁夏晒太阳。

201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后,国内从2015年到2017年各种光伏电站迅速装机上马,“装机太多,补贴却没跟得上,导致很多电站没有指标并不上网。”上述负责人说。

《今晚财讯》了解到,顺利并网后,电站的寿命为25年,国家会持续补贴20年,其中补贴与投资的收益率大概在10%~15%之间,一个并上网的电站一般六七年就能回本。

但不幸的是,中民新能电站有2/3的产能都在晒太阳,没有拿到并网指标,“这可能造成50亿到60亿元的亏损。但也可能地方会私下给它开口子,让它以脱硫煤电价上网,电站发的电以两毛或两毛五的价格卖给电网,只是没补贴。”上述负责人表示。

光伏行业也是中国很多产业政策的一个缩影。“政策宽松了,整个行业就大干快上,一年能装50G,相当于一两万亿的产值。政策一收紧,一年也就几千亿的规模。”上述负责人表示,从2018年一直到今年初,光伏都处于低迷期。现在虽有所恢复,但如果电站要卖的话,目前市场价也基本在成本价左右。

中民投成立之初,董文标曾说,中民投要成为一家产融结合的金融控股集团,获取地方支持,承担经济转型的重任等。但矛盾在于,中民投本质上还是一家投资公司,如何做才能在股东利益与政策需求之间达成平衡?现在看来他并没有考虑清楚。

谁来接盘?

对于中民投走到今天的局面,上述知情人士认为:“一开始是战略失误,后来是管理失控。”

2014年成立时募到的409.46亿资本金,中民投很快就投了两个大项目:一是以248.5亿元拿下上海董家渡地王项目;二是花了100亿元投了宁夏光伏电站。

如今,董家渡地王项目在近期被迫出售,宁夏光伏电站还砸在了手里。

早在2018年6月,中民投的一些投资经理发现,一些好的项目急需资金投资,但公司连几十万资金都拿不出来。甚至公司每个月的工资,都在很努力地去凑。

今年1月29日,中民投发行的30亿元债券“16民生投资PPN001”到期,但投资者至今未收到还款。这是中民投第一笔技术性违约的债券,也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中民投的债务危机被彻底暴露出来。

令人担忧的是,2019年,中民投还将面临198亿元的境内债券到期或行权。且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430亿元,面临很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据公开财报显示,中民投2014年、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0.96亿、47.3亿元、27.67亿元和35.54亿元。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中民投总资产达3108.64亿元,负债总额2327.92亿元。

“目前股东层最大的担心是:中民投的资产是否被夸大,是否还有隐形负债,而优质资产是否早已被抵押出去了?”上述离职员工表示。

《今晚财讯》曾就相关问题致电中民投公关部,但对方未予回复。

4年前,董文标联合59位民营企业家“搭台唱戏”。但眼下楼要塌了,众兄弟富贵随云散,此时的董文标又该如何灯火下楼台?

-全文完-

新闻标题: 中民投:成也董文标 败也董文标
新闻地址: http://www.studentblog.net/caijing/1761.html
相关分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