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绵阳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大股东中青旅实业债务陷困 侨金中心自融解围?

时间: 2019-01-14 11:06:21 | 来源: 中国经营网 | 阅读:

本报记者 陈嘉玲 郑利鹏 广州报道

近期“爆雷”网贷平台“唐小僧”的“大戏”尚未落幕,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青旅实业”)及其子公司又成为投资人注目的焦点。

据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信息,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计划将于2018年7月26日开庭审理资邦(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唐小僧法人实体)诉北京黄金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黄金”)与中青旅实业合同纠纷案。

上述案件仅仅是近年来中青旅实业与北京黄金资金链吃紧、违约纠纷频发的一个缩影。据APP“启信宝”收集的各地法院开庭公告统计显示,仅仅在2018年7至8月间,就有包括资邦投资在内的7家企业对他们提起的诉讼要陆续开庭。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或许是为了改善母公司现金流情况,近期,广东华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侨金中心”)成立发行了多款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和资产收益权产品,其中部分融资主体系中青旅实业参控股子公司。

对于侨金中心是否涉及自融等情况,记者曾向其提出采访请求。而侨金中心相关负责人表示需要核实清楚后才能安排回复,但截至发稿,记者仍未收到回复。

大股东身陷困局

中青旅实业和北京黄金的债务困局仍在发酵。

中青旅实业旗下子公司违约的消息,最先由中信信托一纸临时信披报告曝出。中信信托发起设立的“中信长天2号北京黄金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北京黄金发放5.45亿元信托贷款。但2018年5月4日构成实质违约。

随后仅月余的时间,中青旅实业和子公司再度违约。据西部证券6月20日发布的公告,“西部恒盈保理8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产品期限不超过1年,所募集资金全部投资于国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受托人的“方正东亚·恒盈保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实际融资人上海中青世邦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保理”),系产品担保人中青旅实业的全资孙公司。

财新网此前报道,中青旅实业资金紧张盖因其于恒丰银行的一笔垫款上了人民银行征信记录,进而导致已谈妥授信的其他多家银行不敢放款。此外,中青旅实业负债结构不合理,以短债为主。

频频违约引发债务危机后,6月11日,中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与中青旅实业签订了《债务重组顾问协议》,负责梳理业务、资产、负债等情况,并统筹债务重组工作。

但目前重组进展并不显著,同时中青旅实业的还款能力、融资能力或正持续恶化。

当前已有一些债务方将中青旅实业推上了被告席,西部证券就是其中之一。西部证券于今年6月1日起诉,要求中青保理支付融资款、违约金、律师费等合计2.16亿元,北京黄金在应付账款相应金额范围内有限偿付前述债务,中青旅实业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实际上,早在5月11日和24日,平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总行营业部就已分别向法院申请,查封、扣押、冻结中青旅实业及子公司中润美嘉(大连)能源有限公司和北京黄金的财产,共计约5.9亿元。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上述两份申请的裁定书,均为同意并立即开始执行。

另外,自5月11日以来,上海、广东、陕西、山东等多地法院有相关司法执行信息,冻结中青旅实业股权和其他投资收益权。

值得注意的是,自7月底到8月中旬,中青旅实业、北京黄金等关联公司作为被告的7起案件将开庭审理。据了解,大部分案件属于合同纠纷,原告方包括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资邦咨询、钜洲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等。

其中,资邦咨询正是互金平台“唐小僧”的法人实体。2018年7月9日,《中国经营报》刊登题为《唐小僧爆雷“后遗症”:两家金交所牵涉其中》的报道,提到侨金中心与唐小僧合作的产品包括“智盈系列”“智汇系列”等。此前,侨金中心回应称将督促转让人提前兑付未到期产品。但截至目前仍未披露最新的处理情况。

关联方大量融资

或许是为了缓解资金面的紧张程度,近期,侨金中心成立发行了若干期融资方为关联企业的产品。

以7月17日成立的弘鹰2号-苏州静思园定向债务融资工具31期和32期举例,截至目前,弘鹰2号产品共发行32期,规模将近1.25亿元。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在8.0%~8.8%之间,产品期限有3个月、6个月、12个月和18个月。该产品融资主体中青旅(苏州)静思园国际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静思园酒店”),系中青旅实业的全资子公司。

据了解,弘鹰2号产品的总融资规模不超过4亿元,所募集资金主要用于静思园酒店装修升级改造及补充日常运营流动资金。同时,中青旅实业为产品到期偿付提供无条件不可撤销的差额补足义务,静思园公司、兰州兰泰伟业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和甘肃万源通商贸有限公司也都把100%的股权质押于受托管理人广东京投融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静思园酒店在侨金中心开发产品前,关联方就已是主要资金来源。弘鹰2号产品尽职调查报告显示,静思园酒店2015年至2017年的总负债分别约为7.3亿元、7.29亿元和7.84亿元,三年来的负债全部为流动性负债,且大部分是“其他应付款”。2017年的其他应付款约为7.1亿元,占总负债比重达97.39%。数额最大的两笔分别是关联企业中青旅集团上海控股有限公司和上海中青旅装饰工程有限公司6.76亿元和860万元的借款、往来款,账龄3年以上。

此外,弘鹰1号-海南金凤凰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诣乐1号-中能供应链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等系列产品的融资主体,分别是海南金凤凰温泉度假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凤凰酒店”)和上海诣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诣乐贸易”)。

工商资料显示,金凤凰酒店大股东是中青旅物资(上海)有限公司,其持有金凤凰酒店的75%股权,同时系中青旅实业全资子公司。诣乐贸易则是中林建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林建投”)的全资子公司,而中林建投的股东包括中国健康产业投资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康产业基金”)、中星华宇(北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星华宇”)、中国林产品有限公司和宁波杲灏能源贸易有限公司。

据了解,中青旅实业由润元华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持股75%,中国青旅集团公司持股20%,自然人田卫红持股5%。其中,润元华宸公司的股东又包括中林建投、中星华宇和健康产业基金三家公司。诣乐贸易和中青旅实业的股东多有重合。

此前,《中国经营报》记者还曾关注过北京黄金通过侨金中心和苏州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多渠道融资的情况。自2017年11月28日以来,侨金中心的“北京黄金2017年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共发行11期,总规模6000万元左右,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为6.5%~7.2%之间。工商资料显示,中青旅实业持有北京黄金66.88%股权。

从侨金中心官网的挂牌公告来看,产品主要为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和资产收益权产品,融资方至少包括19家企业。其中,静思园、金凤凰酒店、诣乐贸易和北京黄金4家企业与中青旅实业有直接股权关联。另外,第三方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显示,深圳融惠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福建同孚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大道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等9家企业,与中青旅实业同样间接地存在着一定的联系。

中青旅实业债务情况如何,唐小僧相关产品兑付有什么进展?在中青旅实业身陷债务困局之时,关联企业的融资产品是否可能违约?侨金中心为关联企业融资的业务模式能否持续?侨金中心如何进行产品合规风控和保持平台的独立性?《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采访侨金中心、中青旅实业和北京黄金,不过截至发稿,上述3家公司均未作出回应。

新闻标题: 大股东中青旅实业债务陷困 侨金中心自融解围?
新闻地址: http://www.studentblog.net/caijing/496.html
相关分类:
Top